♡행복하자 ♡

不要关注我
过往不想锁
也不想你翻
爱很多人
就这样

借伞

【听说下雨天高田健太和金东汉更配哦(?)】

 

 

#心中牢记ooc

#短 最近这座城下雨下的焦心  ddl个数和摸鱼效率成正比

 

 

 

首尔到了雨季

 

放学时金东汉看着从屋檐滴滴答答落下的雨  其实眼神并没有一个落点  嘴角勾起轻微的弧度

不远处几个本想邀请金东汉一起撑伞回家的女孩子只是觉得雨天和忧郁帅哥很搭  而现在明显没带伞的帅哥看起来一点也不忧郁  甚至在笑    

并且他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每次下雨都没带伞了    

看到他这样也不敢上前打扰  原地踌躇了一会就叽叽喳喳地结伴奔赴奶茶店了

 

看了看手表    五点差一刻

金东汉抬脚走出屋檐的庇护

 

现在出校门右拐到第一个路口再右拐  接着直行     走到那个巷口时正好五点整

金东汉不慌不忙  熟悉的路线他闭着眼都不会出错

虽说雨不大  但高挑出众的少年独自走在街上也足够引人注目

 

五点整  金东汉准时转过巷口  抬眼看到熟悉的身影    还是在他前面四五步的距离  刚好够他加快几步就能赶上    那人似有感应  也放慢了步伐  

从这棵行道树到下棵树的距离  两人就由前后变成了并肩同行

金东汉自然而然地钻进伞下接过了伞柄  那人也默契的放下手臂紧贴在金东汉身边

出了巷口  两人已从并肩而行变成了金东汉完全把人揽在怀里

 

 

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  一路无言地走着  直到进入幽静的居民区  

现在还不是下班高峰  身边安静的只有雨滴拍打在雨伞上的声音  

那人终于抬头说了一句话

我家还是你家

金东汉短暂思考了一下  说你家吧  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你自己走夜路了

顿了顿又说  你晚上也能好好休息

 

进了门  两人还没说一句话  金东汉几下甩掉书包和鞋子  扯开身上的外套就把人压到沙发上

 

那人低低地笑了  说你衣服还没脱呢

金东汉头也不抬的说你帮我

我衣服也没脱呢

金东汉手也不停的说我帮你

沙发不舒服

金东汉终于停下来了  把人抱起来朝房间走去  说你没有机会再喊停了

那人笑得更开心了  说那就不要停

 
——————
 

墙上的挂钟指向八点

金东汉拿起书包  低头系好鞋带    出门之前瞥了眼门边的伞架  说下次下雨记得带伞  

扭过头盯着那人宽大T恤下光滑笔直的双腿  皱着眉头补充道穿好衣服别感冒了  晚上拉好窗帘别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那人还是笑着  说东汉尼下次见哦

金东汉也笑了  说kenta哥再见

 

 

 

又下雨了  

 

金东汉掏空书包都没有找到自己早晨出门时放在侧袋里的雨伞    本来假期补课就够让人烦躁的了  现在还遇到这样的事情    金东汉看着外面一时半会停不下的雨  惦记着昨天那局没有赢回来的游戏  咬咬牙就冲进了雨里

 

在回家必经的巷口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那人拿着金东汉的伞  拉住金东汉的袖子  从伞下抬起头  温温柔柔的笑着说  同学这是你的伞吧    
自顾自地接着说  不过我没有带伞  可以送我回家么    

说话间隐约看见他右边的虎牙    阴沉的天气好似也跟着那人的笑容明朗了几分

金东汉愣愣的看着眼前好看又单薄的人  不自觉的点点头    从小被教导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已经被他抛在脑后

 

金东汉拘谨的走着  不时的看一眼身边的人  绅士的将伞倾向那人的头上  也不管自己半边肩膀和书包惨遭雨水的洗礼  

那人却是带着莫名的亲和力  紧贴着金东汉  不时询问几句  等走到那人楼下  金东汉差不多已经把自己卖出去了    抬起头发现  和自己家距离还算得上近

 

谢谢你送我回家哦  要不要上去坐坐

 

金东汉无法拒绝那人的笑容

 

他像是知道金东汉不会拒绝  牵过金东汉的手就上了楼    金东汉说我不是小孩子  不用牵手    那人扭头对他眨眨眼  没有放开    他的手温软小巧  分明是他主动牵的金东汉  却被金东汉整个包在掌心里

 

 

进了门  热情的招呼金东汉在沙发上就坐  端来热气腾腾的茶    袅袅蒸腾的热气确实很配下雨天

 

犹豫着怎么开口作别  那人却不知何时已经紧靠在金东汉身边坐下  手掌似无意的划过金东汉的脊背  肩膀  在领口流连  

关心的说东汉尼衣服湿了  洗干了再走吧  不然要生病的

 

金东汉没有阻止他脱掉自己的外套  接着是T恤  皮带 

皮带也要洗么    金东汉迷迷糊糊的想

 

那人从浴室出来时已换上了宽松的居家服  却只穿了一件居家服    笑着说我的衣服也湿了  就一起洗啦    说完俯身吻住金东汉的唇  抬起头笑容更加甜腻了几分  说我泡的茶味道还不错吧  

接着说要不要去看看我的床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家具了

 

最后压倒床上的时候  金东汉说其实你不说那么多也可以

 

 

 

穿好衣服拿起书包  金东汉对着玄关处的镜子理了理头发  对上反射出来的身后那人的眼神    上挑的狐狸眼恰到好处的眯着  不让眼里的光太亮闪了金东汉的眼  又能把眼底的柔情传出来

金东汉低下头不再看他  低低的说了声雨停了  我该走了

 

东汉尼路上注意安全哦  下次一起吃晚餐吧    那人热情的挥舞着手臂再见    抬手之间宽大的领口露出胸口的一片吻痕

 

还会有下次么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金东汉走到自己楼下才意识到真正的问题

 

自己的伞忘记拿了

 
——————
 

接着又是一个下雨天

 

金东汉快速收拾好书包冲出教室    今天老师拖堂了  自己还能搭到伞回家么

 

急急的跑到巷口  没有任何身影

金东汉慢了下来  大口换着气  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却在巷子的那端失去了继续淋雨的机会    一把伞挡在了头上

金东汉抬起头    还是那个好看的笑容  

  

已经过了五点啦  东汉尼迟到了哦  我今天准备了我的拿手菜  不知道东汉尼喜不喜欢呢

又是不需要回答的问句

金东汉任由他挽上自己的手臂  递过来手中的雨伞  拉着自己走上回家的路

 

金东汉忘记自己喜不喜欢他的拿手菜了  

吃到一半金东汉突然站起来拉开椅子把对面的人抱起来就往房间走    轻轻松松 并不费力  

那人拍了拍金东汉的胸口  还没吃完呢

金东汉说想好好吃饭的话就动手  管好桌子下面的腿

那人把手探向金东汉身下  说好  只动手

 

 

关键时刻金东汉停了下来  问道你的名字

那人红着眼扭动着还没被满足的身体  迷醉的意识错过了金东汉的提问  金东汉把身体抬高一点又问了一遍

这下那人总算回过神来  抬头主动去吻金东汉  声音夹杂喘息

kenta   叫我kenta就好

 
——————
 

kenta看着金东汉想要拿起伞的手  没有拦    开口说外面已经不下雨了  

 

还会下雨的

我会借给你用啦

……

好吧是你的伞  那借给我用不可以么

……

今年的雨季还有好一阵才会停吧

 

 

金东汉双手空空的走回了家

 

 

 

首尔的雨季即将结束

 

 

金东汉站在床边低头扣着衬衣扣子  从上到下    扣到下面最后一颗的时候  领口的扣子又开了  

 

Kenta握住金东汉想继续扣扣子的手  另一只手灵活的钻进衬衣里四处游走  柔软的身体贴近金东汉  轻轻趴在耳边说怎么办  天气预报说下周都没雨了

 

金东汉从kenta手里挣开

 

几下就解开刚扣好的扣子  转身又把人压到床上

 
——————
 

金东汉懒懒地趴在高田健太身上  眯着眼睛不愿动弹

 

已经过八点了

……

今天晚上只有我自己在家

 

kenta应了一声  不说什么也不催  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绕着金东汉的头发

 

 

要出门时kenta叫住了他  他欣喜的转过头  脚已经又迈进了门槛    却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上肩膀

是他“忘”拿的伞

 

kenta笑着说  可能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首尔都不会再下雨了  这段时间谢谢你的伞啦

 

玄关温暖的光落在kenta脸上 笑容纯洁而美好  仿佛不小心落入凡间的天使  

 

天使对他说感谢你伸出援助之手  我就要回天堂啦    

其余事皆云淡风轻略过  身后房间里不久前发生的事都不存在一样

 

 

门关上了    金东汉拿着伞站在门外

  

通往天堂的灯暗了

 

 

TBC or FIN

 

 

 

 

#又是废话  不影响阅读

 

第一次尝试用了third-person objective来写(dbq我忘记中文翻译是什么了)  好像还是不足多一点  头疼 ...

为了配合首尔温带季风性气候的雨季  安排了东汉小朋友假期补课

 其实一开始只是速打了第二小节  在等待可以发出来的时间里写了剩下的  其实每个单独看也算完整是吧XD    可能还会有类似番外的小后续(?)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带tag放出来

 

再次强调【不要关注】

再次【感谢】   안녕  고마워요 ~~

评论(9)

热度(30)